福音小说:寻找喜乐的石飞星

说真的,正在读高中的石飞星不是个阳光的男孩,有着灰色的童年和少年。他的父亲生下他和姐姐后,就不知什么缘故消失了,据说去了广东东莞。

和其他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十六岁的石飞星有过一段苦涩的初恋。那年,他喜欢上了美丽活泼的周琴,就偷偷给她写了封情书。周琴收到情书,看了看,接着很藐视地看了他一眼,当着很多同学的面狠狠地骂道:“没钱没本事的窝囊废,垃圾,变态,你也配?!”班级里的高富帅们还借机起哄,推波助澜地附和道:“就是,骂得好!”石飞星的心被深深刺痛了。他没料想到,周琴跟其他人都一样,瞧不起家境贫寒的自己。

也许同学老师都忘了,但他却没忘。记得初中时,因为贫穷,班主任把他撵出校门,不准他念书,即使读也只能大冷的天在教室门口听语文老师讲解《打渔杀家》;初中男女同学见他连春游的钱和买裤子的钱都没有,就讥笑他:“你好富好帅好有魅力哟!”……他开始明白,穷人注定卑微,注定要被有钱人把做人的尊严踩在脚下!他渐渐长大了,但原本爱笑的他不再爱笑了,因为没有人温暖过他那颗荒凉的心。

“周琴,化成灰我也记得你!不就是钱吗?”在跟乒乓球俱乐部队友练习乒乓球时,石飞星在心里歇斯底里地怒吼!一个球一个球的用球拍重重地打去,也许这样才能让他开心、快乐,用石飞星的话说,这叫化羞辱为卧薪尝胆的力量,只要打球,我就快乐,总有一天,我要成为中国乒乓球国手,击败韩国乒坛名将、有“死神”之称的朴正熙!

高二那年,石飞星的母亲无法支撑整个家的重担,石飞星和学习成绩优异的姐姐都辍了学,南下广东东莞打工去了。他说:“我要去找爸爸,找到我人生美丽的西双版纳。”

东莞,是一个繁华的现代都市,整天人来人往,人们为了生活而奔波。在那里,石飞星并没有放弃儿时开始的梦想——成为一名优秀的乒乓球国手。有目标的人往往很努力,而他就是其中一个。他利用打工空闲时的时间练习乒乓球,用每天成千上万的球的代价换来了乒乓球球技的飙升。短短两年,他在尚不清楚状况之下就已经战胜了多位东莞市市级乒乓球球手。这时,广东省第一届乒乓嘉年华在东莞举行,石飞星很想参加,但想想又忍住了。

隔了一天,石飞星却收到乒乓嘉年华海选通知书。当接到通知时,他很讶异,心想自己没有报名呀。这时,旁边的姐姐开口了:“弟弟,你放心去参加海选吧,你应该有你的梦想。没有工资,有姐在,姐能养活你。”还是姐姐了解弟弟,他不想看见弟弟闷闷不乐忧伤的样子,想要弟弟变回以前那个爱笑阳光的他。

“嗯,好,姐姐,我一定会努力的,拿出好成绩给你。”

海选第一轮和第二轮都比较顺利,可到了第三轮,在精英齐聚的选拔中,石飞星惨遭淘汰。不甘心的他扔了球拍,趴在地上不起来,用拳头重重地捶地。负责海选的教练上官非一见,乐了,感到好笑,因为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不服输、有上进心的球手。他心想:“他的综合实力虽然弱了点,但精神可嘉。”于是,就破例让他入选,使他成为第四个通过海选的选手,拥有跟陈栋梁、张庭玉、闫清、小林浩二、朴正熙五大国手切磋交流的资格。

在接下来的抽签中,石飞星幸运地抽到了朴正熙。接下来,第一届乒乓嘉年华国手挑战赛拉开帷幕。前四位挑战者都在国手的谦让下得到奖金。轮到石飞星对决朴正熙时,石飞星很兴奋也很激动,也很想见识一下国手的实力。而这时,对面的朴正熙对石飞星说道:“小兄弟,你水平很高,不必让球,咱们公平的打个痛快。”石飞星大声道:“好!”于是,朴正熙闪电般地开始,又闪电般地结束了这场较量,真不愧是乒坛的“死神”。

石飞星0:11输了。

赛后 ,朴正熙对石飞星说:“过十年再来挑战我。我挺欣赏你的倔脾气,因为你的个性真的挺像当年争强好胜的我。”

石飞星知道,将来有场接班夺位的较量在等着自己。乒乓嘉年华圆满落幕后,上官非回到家,跟家里人讲起石飞星:“最近,我碰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孩子,天生有种不服输的倔强,身上分明有跳水皇后伏明霞的影子。”

女儿上官云汐问:“谁?他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石飞星,乒乓嘉年华国手挑战赛参赛选手之一。”接着,上官非拿出石飞星跟其他参赛选手的合影给女儿看。

“原来是他!”上官云汐记起来了,他就是跟自己在同一家电子厂打工的男孩子,也是用足球砸中自己脑袋的人。

记得那天,上官云汐照例路过体育场,突然,一只足球划出一个弧形,激射而来,正中上官云汐的脑袋!上官云汐顿时痛得蹲在操场边捂住头哭了起来。 “哎呀,犯错了。”不知所措的石飞星连忙扶痛哭不止的上官云汐起来,向她道歉,说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你的。哭着哭着,上官云汐渐渐不太疼了,就说:“没事,我是基督徒,应该原谅理解你,你又不是故意的。”接着,石飞星带她去了医务室,一检查,没事……后来,俩人发现,对方也在同一个电子厂打工,于是就熟悉起来,不过,那时上官云汐对石飞星的印象是:善良,但不苟言笑,所以暗地里送他个绰号叫“西门吹雪”,意思是人家女孩子对你微笑,而你却视而不见,整天苦瓜脸,扮酷!

“没想到,他参加了乒乓嘉年华。”上官云汐暗想,一句赞美人的话脱口而出:“他挺善良的一个男孩子,就是……”

“怎么,你认识他?”上官非问道,“你喜欢他?”

“没有啦!仅仅只是认识而已。”上官云汐答道,“我有男朋友的,他就是熏。”

“唉,都两年了,你还是没忘记他,可他已经出车祸走了。”

是呀,熏永远地走了,他跟石飞星真的挺像,那么善良,又那么不服输,但又那么不像……

终于有一天,上官云汐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石飞星:“为什么你不开心呀?”石飞星就把自己学生时代的伤心事完整的告诉了她。云汐倾听完,愤然道:“你的老师同学怎么能这样?!对不起,我误会你了,其实你一点也不冷漠,也不孤傲。我愿意跟你做最好的朋友,并代替周琴说声对不起。”接着,上官云汐做了个祷告:“主啊,求你怜悯石飞星弟兄,安慰心中有伤痛的他,赐给他平安和喜乐。我喜欢善良的石飞星,相信天父也喜欢他。求神拣选他,让他认识你,感受到主你的爱。荣耀归于天父,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,阿们。”石飞星不懂基督教的礼仪,就只说了句“求神保佑”。随后,石飞星问上官云汐:“你们基督徒挺会祝福人,也很喜乐,因为我觉得平时的你就是我的开心果。”上官云汐会心一笑,掏出一个MP3给他,说:“这里面有我录的歌,名字叫《唱一首天上的歌》,送给你。”石飞星不好意思要,上官云汐硬把MP3放在他手上,说:“要你拿着你就拿着。”

挑战朴正熙失败后,上官云汐听说了石飞星从小时候便开始的梦想,于是,就拉着他的手对他说:“上次,你不是想成为国手吗?来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“谁呀?”

“你见了就知道了。”

等到一间乒乓球训练室,上官云汐的父亲上官非教练,也就是那次乒乓嘉年华队员选拔赛负责人正等着他俩。上官非乐呵呵地望着这对年轻人,对石飞星说:“看在我女儿喜欢你的份上,我就帮你,使你的球技更上一层楼。”

“爸——”上官云汐一脸羞怯。

“上官叔叔,我自知家境贫寒,配不上云汐……”

“你知道就好,只要汐汐喜欢,我不反对。现在,我们开始训练吧。”

在上官非的精心指导下,石飞星的球技一路飙升,就连体力和耐力都有显著提升。上官非对他说,只有先战胜了我,你才有胜朴正熙的筹码。石飞星牢牢记住这句话,靠着自己的天赋和汗水,终于战胜了上官非。

第二年八月,石飞星在乒乓嘉年华再次遭遇强敌朴正熙,以11:0狂胜对手,不但一雪前耻,而且令老将朴正熙服老。接着,广东乒乓球俱乐部向他抛来橄榄枝,邀请他加盟省乒乓球青年组。不久,他拿到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第三名的好成绩,顿时,体育届铺天盖地的舆论扑面而来,说他是广东的乒坛的希望之星,下一个朴正熙。可是,在跟河北队的比赛中,他1:3不敌对手,爆出冷门。当时,在比赛现场,有位观众指着他谩骂起来。好胜的石飞星无法忍受,竟然孩子般的哭了起来,后面的重大赛事也连输几场,中国个人排名前十的全输了个遍……年轻的他实在无法忍受失败带来的舆论压力,以前媒体的的抬高几乎全变成了贬低,他也从高处被狠狠摔落在地……

在湖南会同县,一个年轻人路过县城福音堂,听到教堂内神圣庄严的赞美诗,不由醉了,心想,都到教会了,何不进去听一下看一下,认识下女友信奉的信仰。恰好教堂的牧师正在讲《神的荣耀》,说属世的荣耀,包括体育运动员的奖牌、名次不过是过眼云烟,都是会过去的,即使得到了也不会真正喜乐,可又由于自己内心的欲望想要得到。“说得很有道理啊,为什么我以前不明白呢?我是拥有奖牌和名次,也曾经快乐过,可人们的冷嘲热讽还是会让自己不开心。”年轻人心想,接着在十字架前发问:“耶稣啊,请你告诉我,怎样才能真正喜乐呢?”

从教堂听道出来,年轻人的手机响了,一个声音焦急地在手机里问道:“飞星,你在哪里?”这年轻人就是石飞星。他悄悄地离开广东回到家乡会同,想去一个没有乒乓球的世界,好好放空自己,化解乒乓球比赛带来的烦恼。

“云汐,我在湖南老家呢,过几天回广东。”石飞星在手机里告诉上官云汐。

当乒乓球界的人们快忘记曾经名噪天下的石飞星的时候,石飞星王者归来。他是有备而来,因为他开始注重防守技术了。果然,六场比赛下来,他连战连捷。接着,他又参加了XXXX年乒乓球世界杯,斩获了在运动生涯中的第一枚国际级金牌。

在奥运会前夕,石飞星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。在采访中,他称自己从事体育事业并不开心,因为汗水、眼泪、心血、青春,就是每个运动员所必须付出的。他还说,将来,我的灵魂会归向耶稣,并给我女朋友一个基督教仪式的婚礼。

注:本文为湖南的一名基督徒。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,供读者参考,爱神家园保持中立。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!

 
时时彩为什么改为20分钟